10月 15th, 2021

   为了不让汪金龙注意到,夏萧下意识挪了挪身子,欲将其挡住,但知道效果不大。不过在他紧张的投目时,汪金龙还处于黑白颜色中,似所处时间定格。夏萧见其没有反应,等了一秒,这一秒极为漫长,但他没有再犹豫,只是将其掀翻,从其手掌下逃脱。

   被按在地上的感觉并不好,夏萧的胸口有一个血红的手掌印,胸膛甚至下陷几分。夏萧现在来不及查看自己的骨头断了几根,也没有立即跳进那个平静的黑圈,只是报复心极重的跑到汪银龙身后,抱起汪娅萍,随其一同跃下。

   甲胄的碎片散布各地,最后几大块堆积在漆黑的圆圈旁。它像怪物的嘴,只是小巧了些,但在夏萧和汪娅萍进去的一瞬,它猛地关合,就此消失于云国,似从未出现。

   神秘的力量悄无声息的撤走,这片被元气照得犹如白昼的世界恢复如初,可心头正高兴,觉得九十九虽说比一百分差,可怎么也比九十八分好,也比以往那些六七十多分要强。作为载入史册的一页,身为云国真正的掌权人,汪金龙一定要将自己的功名详细的纪录下来,供后人翻阅和敬仰。可手下的夏萧,既消失不见。

   三人猛地愣住,心头焦急的火焰从近乎平息燃到浑身各处都是。汪金龙四处去看,元气一瞬展开,可不见半点气息。

   “夏萧呢?”

   他怒吼出声,问自己也问身边二人,可他们只是摇头,满脸惊愕。这是真正从手里溜走,汪金龙本以为夏萧的本事已用尽,没想到是自己道行太浅。

   无尽的懊悔中,汪金龙又顺着甲胄碎片发现汪娅萍不见,且追踪不到气息。依当前的情况来看,她肯定是被夏萧带走了,可去哪了?

   最先发现汪娅萍消失不见的其实是汪银龙,可他不敢吱声。等汪金龙发现,果真是暴怒如雷,那个沉默的丫头向来存在感不强。可因为她自身的特殊,总会引人注意,可她现在,人呢?

   “怎么回事?”

   汪金龙情绪失控,嘶吼着质问着身边人,同时一脚跺地,引得整个汪家为之一颤,皆能听到他的怒吼。

   夏萧一霎被带走还算能理解,毕竟有那个女人时刻威胁着他们,退一万步讲,就算取消计划都可以,但汪娅萍不能不见,她是云国当前的根,是无论如何也不能退步让出的人,可现在下落不明。

   清纯天然美女户外一日游随拍图片

   “愣着干什么?方面封锁云国,召开国紧急会议!”

   汪银龙和汪石杏立马离开,面色肃穆。云国的脸,从未来回被一个人扇过。可夏萧做到,就得和一个国家为仇,但夏萧无所谓!

   汪金龙一人站在原地,搜寻夏萧留下的元气或魔气,希望从中找到些线索。他确实有所发现,可难以通过它们确定夏萧现在的位置。在此过程中,他迅速回想起夏萧劝汪娅萍的场面,那小子一开始就想挑拨离间带走她?

   想到这,汪金龙眉头一锁,模样夸张。他也第一次觉得一个不到二十岁的青年既这么恐怖,他的心该是有多深多黑?至于目的会是什么呢?汪金龙想了很久都没想到,汪娅萍对夏萧而言,应该没什么用才对,可他在这件事上将夏萧想得太复杂。后者此时所做一切,只是为了报复罢了,没有多虑。

   即便杀了人,夏萧心里还是觉得云国不对,因此,此行只为单纯的报复。

   “大长老,可以开始会议了。”

   思索多时,汪金龙心里早已乱套。可会议中,他明确指出,先在云国寻找,夏萧那么狡猾,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可能藏在其中,因为云国结界并未出现破损。现在他身边没有阿烛,没法完隐匿气息,找起来很快。而后满目杀意的看着符阵中各家族神使和长老的面孔,语气冰冷的说:

   “我云国向来封锁,可被他们打破宁静。如今,我们的根都被掳走,若有半点闪失,何以开花结果?云国万年大业,不能毁于夏萧手中。至此,我云国和夏萧已结下血海深仇,此次国凡三阶以上修行者,皆进入大荒地表找寻他的下落。若发现,不顾任何阻拦,先斩后奏!”

   汪金龙紧咬牙关,怒气还是不能完释放,他断发明志,惊骇众人。

   “若不杀夏萧,我汪金龙誓不为人!”

   汪石杏站在汪金龙身后,想起教皇的种种行为,紧紧皱起眉来。是他多想,还是那所谓的教皇大人一开始就在帮夏萧?当他将自己的想法告诉汪金龙,后者沉默良久,这种事,谁敢确定?可若夏萧背后真的有那么多人,就算他找到也无法处理。这是他最不想见到的情况,可分析时逐渐确定自己的想法没错。

   “应该不可能,夏萧带回后,我们才向其他家族通知新的造神计划,他从何得知我们不敢杀夏萧?而且走首教会历史悠久,清寻子也有过因和平不包庇成员将其处死的先例。还有就是夏萧离去时,我隐约感觉到了魔气,清寻子未曾入魔,还是那个女人下得手。”

   听到这些,虽然只是推测,可汪石杏安心许多,致力于寻找夏萧。就像汪金龙所说,夏萧必死!

   云国此番动静极大,他们的历史上,只有升空一事闹出过这么大动静。升空是为了远离闹世,可现在他们与凡世无异。在修行者及百姓开始小心翼翼的寻找夏萧下落时,谁能想到,他正紧握汪娅萍的手腕,于一片黑暗坠落,如进无底悬崖。

   夏萧肯定先前那道声音由语尚言发出,她不是说自己已无力量,为何还能救自己于危难之际?

   被她救了一命,夏萧的确感激,可忍不住怀疑。当初黑煌和雀旦对他说的话此时一一入耳,再循环一遍。他逐渐确定语尚言保护自己就是因为自己身上的烙印,她也确实会吸收自己的力量,就是不知未来哪一天。但随着实力的增长,那一天正逐渐靠近。

   这是夏萧第一次拥有这么强的危机感,相比语尚言,云国三大强者算个屁?他虽说和三大强者有差距,可差距能弥补,不像他和语尚言,连看都看不透,更别说接近。在绝对的力量前,挑战显得幼稚而好笑。

   夏萧等待停止坠落,可又想起一件事,为何背后的烙印没有反应?每一次语尚言出现,或有很强的力量波动,它都会亮起光,令夏萧陷入小酒微醺的状态。可现在一点感觉都没有,是因为自己正在坠落,感知模糊,还是因为这压根就不是语尚言的力量,而是有人在冒充?

   语尚言也曾入魔,所以夏萧并没觉得四周黑暗且有魔气就肯定是黑煌所为。但在漫长的思索和纠结中,夏萧开始头疼,且开始耳鸣。他放弃思考,像正从万里高空坠落,四周引起的风不断呼啸,令其呼吸艰难,一口气迟迟喘不上来。

   这等折腾下,本就有伤的夏萧陷入昏迷,他昏昏沉沉的像进入极浅的睡眠,等一觉睡醒,谨慎的翻身坐起,开始打量四周。

   小树林小溪,草地正绿,虽说有霜,可风只是微凉,没有多冷。清晨的太阳还未完升起,只露了个头,可那个高度和四周的景象,令夏萧确定自己身在南国。其实是哪都无所谓,只要不是云国就好。

   看一眼身边,夏萧嘴角一勾,笑道:

   “真是怪事,你那么爱云国,怎么不自己回去?”

   汪娅萍也才刚醒,扭头看一眼夏萧,冰封般的脸上并无涟漪,似说我什么都不爱。她眼中还是有些麻木,不发声也不离开。

   夏萧并未好奇,准备走自己的路。他带上汪娅萍只是想令云国乱套,想气一下那几个老头,现在既然逃了出来,也就不再动运用魔气吞噬生灵之气的念头。他虽入魔道,还是个混世魔王,但不能滥杀无辜,吸食人的生灵之气,这是家人的嘱咐,他始终记着。

   见夏萧走,汪娅萍说出她对夏萧说的第一句话。

   “你去哪?”

   其实她并不想说,可她不知道这是哪,与其再找人问,不如直接问夏萧。虽然她想杀夏萧,夏萧也曾想杀她,可她语气极淡,似什么都没发生过。

   “不用你管。”

   夏萧体内元气不多,算被榨得一干二净,可还是想先离开汪娅萍。这个哑巴般的家伙,他不喜欢。

   “你既然将我带出云国,就得带我去个地方。”

   汪娅萍跟在夏萧身后,似会一直跟着,她有那个实力。夏萧并未停下,他很不喜欢没有自己坚持和见解的人。若当初在云国不是为了逃脱,他肯定不会和汪娅萍废话,现在他已离开,便和其换了样子,成了哑巴。

   等太阳升到半空,夏萧本想停下休息,可见汪娅萍一直跟着,便一直走。她也不说话,似在逼夏萧,夏萧才不搭理她,又不是阿烛,他才不惯着,想跟就跟吧,反正他无所谓。

   就这样,夏萧走了一天,她也跟了一天,并没有知难而退。就十步的距离,无论夏萧走得再快或再慢她都在把控。最后,太阳即将落山,汪娅萍低着头幽幽说:

   “我想看雪山。”

   夏萧眉头一皱,脚步终于停下,回头看她。

Tags: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五, 10月 15th, 2021 at 下午2:00 and is filed under 未分类.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