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 14th, 2021

只是片刻之后,崇侯虎果然前来辞行,说是要日夜兼程赶往朝歌,将此间事情报于纣王知道。

孟晨也未多做挽留,应付几句之后,就打发他离去。

等崇侯虎离去不久,苏忠也来到大堂之中。

竭力掩住目中的笑意,苏忠向着孟晨问道:“军师,我们下一步,该往何处?”

孟晨看了苏忠一眼,然后取出一张简略地图,放在桌上道:“大小姐容貌受伤,我们自然访寻名山大川,异人隐士,为她求取疗伤之道。”

略顿了顿,孟晨又指着地图一处,接着道:“整理军马车仗,你们的第一站,是这个地方。”

……

交代完苏忠、郑伦、龙须虎等人,孟晨也御使双系剑胚离开恩州驿,向着南面飞去。

从恩州驿前往朝歌的路程,如果孟晨力御剑飞行,只需一个多小时便可到达。

他此去,是打算见一见姜子牙的结拜义兄“宋异人。”

虽说冀州招揽姜子牙成功的机会,无限接近于零,但有些事情,结果如何是一回事,有没有去尝试一下,又是另一回事。

御剑疾飞,一个小时多点的时间,孟晨便即来到朝歌城南门外三十五里,一座村庄之中。

逆光唯美少女出尘如精灵

“宋家庄。”

这里就是姜子牙结拜大哥,宋异人的居住之地。

此刻天色已经亮起,随意询问之后,孟晨就找到宋异人居住的庄院。

往门房递上一张书简,静静等待。

只是片刻之后,庄院之内脚步声响,一名白发老者快步迎了出来。

“贵客登门,有失远迎,快快请进,快快请进。”

宋异人向着孟晨抱了抱拳,快速将他迎进庄院之内。

孟晨是以苏护使者的身份前来,对于宋异人来说,自然也是贵人登门。

进入客厅坐下,孟晨直接取出一封用苏侯纸书写的信笺,递给宋异人。

宋异人展开观看之后,脸上立刻露出意外之色。

放下书信,宋异人向着孟晨道:“前些时,小老儿听说冀州有难,心中还一直在担心,没想到苏侯雄才大略,这么快就将问题解决了。”

“嗯,苏侯已经答应护送大小姐前来朝歌……正是因为大小姐离去,苏侯才派我前来邀请宋老,重新回到冀州,主持苏侯纸的经营生意。”

孟晨微微一笑道。

“苏侯当真愿意将苏侯纸,交给小老儿打理?”

宋异人还有点感觉无法相信。

作为一个生意人,他自然知道苏侯纸的价值和前景。

“当然!前次宋老在冀州之时,苏侯就对宋老经营之能多有赞赏。”

孟晨笑道。

母亲苏己之前派人将宋异人请去冀州,还请苏护特意接见了一次宋异人。

不过苏护只是看女儿面子,对宋异人这种经商之人,实际并不重视。

而宋异人在冀州待了没有多长时间,就因为老母亲病重,而重新回到朝歌。

“苏侯日理万机,没想到还记得我这个微不足道的小老儿。”

宋异人眼中闪出微微感动之色。

“嗯,如果宋老愿意,那么就尽快整理行装,赶往冀州吧。苏侯已经在冀州专门为宋老置下宅院,宋老一到,便可接手苏侯纸的生意。”

孟晨点头。

“这……小老儿家小甚多,若是一起搬去冀州,恐怕要做很长时间的准备。”

宋异人微微踌躇道。

“这也由得宋老,但大小姐已经离开冀州,苏侯纸的生意目前无人主事,还请宋老尽量快一些……好了,我的任务已经完成,这就告辞了。”

孟晨笑了笑,然后站起身躯。

“这……公子稍待片刻,小老儿已经吩咐厨下安排酒菜,怎么着也让小老儿略尽一点地主之谊吧?”

宋异人大为意外。

“呵呵,我公务繁多,实在不好在宋老这里久待,还请见谅。”

说完之后,孟晨向着宋异人抱了抱拳,然后转身离去。

“……好罢,小老儿送一送公子。”

宋异人赶忙站起,快步相送。

走出门外,宋异人还转头交代一旁的仆人,快速去取一些钱财,给孟晨当做回去的盘缠。

孟晨笑了笑,也未多说。

按照封神原著,宋异人为人还是很不错的。

和结拜兄弟姜子牙分开足足四十年,也丝毫没忘了往日的情谊。

姜子牙下山来投靠义兄,宋异人依旧和四十年前一样重情重义,完没有把姜子牙当做外人。

送钱、送房不说,还给姜子牙做成了一门亲事,好像就是此间不远,马家庄马员外之女,六十八岁依然待字闺中的宝贝女儿……

后来姜子牙夫人马氏,觉得不能老是依靠义兄接济,须得自己家里找些钱财来源。所以就让姜子牙学做生意,卖笊篱,卖面什么的。

不过姜子牙上昆仑山修道四十年,哪里还懂得什么经营之道,所以笊篱也摔了,面也撒了,回去和马氏闹得不可开交。

宋异人本来毫不在意养着姜子牙夫妻两人,但此时眼见两人夫妻失和,就又把自己经营的酒楼饭肆送给姜子牙,让其经营赚钱。

但姜子牙是做大事的人,干不了这些俗事,还是弄的一塌糊涂。

最终马氏和姜子牙还是过不成,离了。

封神之战后,马氏还被封了个神,也是天上星宿,叫做“扫把星。”

至于宋异人,不知去向。

……

孟晨前面行走,宋异人一旁相送,很快来到一进院落门口。

孟晨突然停下脚步,指着内院一片巨大的空地问道:“宋老,那片空地,为何不起一座楼阁?”

“呃……”宋异人微微一愣,旋即开口道:“公子有所不知,那一处空地,小老儿已经派人起过好几座楼阁,但是刚刚建成,便会失火焚烧……真是奇哉怪也,折腾了几次之后,小老儿就任其空置,不再理会。”

“此间,有妖物作祟!”

孟晨道。

“啊?”

宋异人大吃一惊。

“公子既然能够看出,那么可有办法将妖物除去?”

微微一愣之后,宋异人就急声问道。

这种怪事,他也早有怀疑,不过这片地方是他家老宅,也不敢去深想,舍不得搬走离去。

“可以。”

孟晨没有多说,直接进入后院,来到那片空地之上。

后面的宋异人也赶忙召唤家中男丁,手执棍棒、扫把等物,一起来到后院,要给孟晨搭手帮忙。

“你们离开远一点,免得被妖物所伤。”

孟晨冲着那些人摆了摆手,然后闭上双目,激发至阳诀开始感应。

只是片刻之后,他就感应到这片空地下方的异常气息。

翻手取出得自战神坦迪斯的那柄骨矛,激发至阳之力注入其中。

“嗤!”

孟晨骨矛随意向下一刺,至阳之力立刻深入地底数米,然后骤然爆开。

“嘭咚!”

下方土石瞬间炸裂,泥土碎石漫天飞舞。

“呼……”

随着崩散的土石,一团赤色火焰,立刻从地底一飞而出。

“你是何人?为何在此处坏我清静?”

赤色火焰之中冒出一张赤面獠牙的怪脸,向着孟晨大吼一声道。

“捉你之人!”

孟晨骨矛随意一刺,一道炽白光芒便是脱手而出,打入赤色火焰之中。

“呲呲呲……”

至阳之力刺入,赤色火焰立刻翻卷滚动,冒出丝丝黑气。

“啊……”

赤面獠牙的鬼脸向着火焰之中一缩消失,同时赤色光焰嘭然爆开,向着孟晨包裹而来。

几乎与此同时,空地的其他方向,也接连冒出白、黑、青、黄四团火焰,和那团赤色光焰一起崩散开来,然后释出漫天五色火焰,向着孟晨包围扑击。

孟晨收起骨矛,只是运转至阳诀,在身周形成一团炽白光芒。

“嘶嘶嘶……”

至阳诀天生克制各类鬼物,这些五色火焰只要和至阳之力接触,立刻就如骄阳化雪一般,冒出丝丝黑气。

“呀呀呀……”

只是两三个呼吸之后,五色火焰便即支持不住,知道完不是对手。一阵怪叫之后,五色火焰一起向着地底逃去。

“唰!”

孟晨飞身一跃,将其中那团黑色火焰一把抓住。

“嘶嘶嘶……”

大团黑气弥漫而出,火焰之中发出一阵凄厉惨叫。

“上仙,绕我兄弟一命!”

“上仙,我兄弟不知上仙驾临,多有冒犯,就放我兄弟一马吧。”

……

其他正要钻入地底的四色火焰,顿时停滞下来,冒出四张各色鬼脸,向着孟晨祈求道。

“呵呵……你们在此处为祸,焚烧楼阁,我焉能饶恕你们?”

孟晨抓住黑色火焰不松,口中呵呵一笑道。

“上仙误会了,我等兄弟早就在此处修炼,是他家后来搬到此处,我们没有焚烧他家庄园,只是护住这片清静之地,已算安分守己了。”

那团白色火焰急声道。

“原来如此,那我若放了你们,你们是否还要在此地为妖作怪?”

孟晨问道。

“不敢了!”

“不敢了!”

“我们到别处去!”

……

四色火焰纷纷道。

“好,那我就放你们一马。”

孟晨手中一松,将那团黑色火焰放下。

这五团火焰倒也说话算话,等黑色火焰略略恢复之后,齐齐向着孟晨作鞠一礼,然后向着院外飞去。

“本道常在冀州行走,若是你们无处可去,就往冀州苍龙峪看看,那里有适合你们的修炼之所……若是你们安分守己表现良好,以后,本道不介意送你们一些机缘!”

孟晨向着五色火焰元力传音道。

“谢上仙指点。”

……

五色火焰又齐齐回头,向着孟晨作了一个鞠,然后呼啸离去。

孟晨也没再多说,举步离开空地。

按照封神原著,姜子牙做生意失败之后,有次在庄园之中无聊行走,无意间发现了这个五个小妖。

姜子牙将五妖收复之后,是将他们派往西岐,搬运土石建造封神台去了。

这五妖人品尚好,就是实力低微,比之千年妖狐都差了很远。孟晨让他们到冀州苍龙峪看看,也是随口之言,去不去都无所谓。

孟晨此行目的,还是为了将姜子牙的义兄宋异人带去冀州。

……

“公子真神人也!多谢公子为宋家除妖!”

原本躲在前院偷偷观望的宋异人,此时赶忙迎了出来,向着孟晨深深一躬。

“举手之劳罢了……你这庄园风水不是很好,容易招来鬼物精怪,我看还是尽早搬家离去为妙!”

孟晨摆手笑道。

按照原本的情况,姜子牙除妖之后,是说宋家庄园风水很好,只要赶走了那五只精怪,就能家宅兴旺,财源广进。

不过孟晨收妖,却主要是为了催促宋异人赶快搬家前往冀州,自然不能那么说。

而说起“财源广进”,有比到了冀州,接管“苏侯纸”更为财源广进的吗?经营苏侯纸,肯定要比宋异人在朝歌经营酒楼饭肆,强上一万倍!

“嗯,小老儿明白,这就马上安排,尽快前往冀州。”

宋异人赶忙道。

家中闹了鬼怪,他也怕了,反正正要前往冀州,自然要尽快搬家才好。

孟晨点了点头,然后抬起左手,做掐指卜算之状。

“宋老,你可有一义弟,名叫‘姜子牙’的?”

掐算片刻,孟晨开口道。

“这……公子如何知道?小老儿确实有一个义弟叫做姜子牙,不过他四十年前外出游历,一直没有音讯……唉,我这义弟身世可怜,父母早逝,叔伯兄弟皆无,也不知道现在他还在不在人世……四十年了,若是子牙尚在,也该七十二岁了……”

宋异人吃了一惊,随即叹息一声道。

“你这义弟尚在,而且将来还会回来投靠于你……你这次搬家,可以留下几个家仆在左近等待,等你义弟回来,也好指点他前往冀州寻你。”

孟晨笑道。

“好好……不想公子竟然还精通卜算之道,小老儿等下就去安排。”

宋异人连连点头。

说话之间,一个宋家家仆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过来,托盘之上,是整整齐齐的数十张金箔。

“公子,这些薄礼,权作除妖谢礼。”

宋异人回身接过木盘,转身递给孟晨。

“我还有别事,带着这些金箔多有不便,等到了冀州之后,再接受宋老的谢礼罢……此间事了,我这便离去了。”

孟晨不再多说,直接御剑而起,飞向庄园之外。

宋异人少不了又惊诧叹息一阵,然后吩咐家人,尽快整理家当,准备搬去冀州安家。

宋异人自己,则是回到堂屋之中取出笔墨,准备给义弟姜子牙留书。

正在此时,门外却有一名家丁快步走了进来,躬身向着宋异人道:“老爷,马家庄马员外来访。”

Tags: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四, 10月 14th, 2021 at 上午11:52 and is filed under 未分类.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