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 13th, 2021

张小天听后,淡然一笑道:“那我也劝一句吧,别那么冲动,要是跟我动手,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刚才才废了两个武者,想要成为第三个吗?”

“小子,这是在找死!”尹仲听后,脸色彻底冷了下来,直接向张小天冲过去,手上的利爪闪烁着森然的寒光,猛地向张小天而去。

张小天并没有在意,直接一拳轰了过去。

“不自量力!”

看见张小天用拳头硬捍他的铁爪,尹仲冷笑了起来,脸上满是阴冷之色。

他十分自信,这一爪能够将对方的拳头抓得稀巴烂,要知道他这一爪,就连三十厘米的钢板也能够抓出一个洞来。

这一爪下去,对方的拳头必然不复存在。

不过拳头与利爪眨眼之间就碰撞在了一起,只听见轰的一声传来,旋即是一阵咔嚓之声,这是骨头断裂的声音。

“啊!”

一声杀猪般的嚎叫响起,不过不是张小天发出来的,而是这个尹仲发出来的。

此时尹仲的手臂,被张小天这一拳给轰断了,五指都变了形状。

这个尹仲怒吼一声,并没有因为这样受伤而退却,反而欺身而上,另一只手眨眼直接就伸了出去,就要抓住张小天的喉咙。

贻笑大方绝色佳人笑起来好迷人

“灵玩不灵,这是在找死。”

张小天冷喝一声,出手如电,直接抓住尹仲的手,咔嚓一声再次响起,尹仲的手直接断裂。

“啊!”

尹仲这下实在是扛不住了,爆发出杀猪般的吼叫出来。

他一身功夫全在手上,而且所修行的是杀人之技,这一双利爪,稍有不慎就有人陨落在这双利爪之下。

现在他双手被废,已然失去了战斗力,根本就没有多少战力。

就算是霍飞腾等人,也能够轻松的拿下对方。

张小天一脚将对方给踹飞了出去,冷声说道:“我刚才提醒过,与我动手的后果很严重,非死即残,我已经手下留情了,赶紧滚吧。”

此时尹仲后悔得要是,这次收取了诺丹尼五百万,让他出手教训张小天。

可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小小的医生身手居然如此好。

如果早知道对方如此厉害,说什么他也不会跑到滨城来撒野。

张小天看向诺丹尼,说道:“吴太太,还要手下动手吗?如果不要,还请们赶紧回去,不要影响我治病救人了。”

诺丹尼听后,神色猛然一变,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重金聘请的高手,居然在对方面前如此不堪一击。

在短暂的震惊之后,诺丹尼又恢复了平静,一脸嚣张道:“张小天,我清楚手段很好,但是那又如何,我们吴家不是能够惹的。”

“还有,我现在就可以明确的告诉,今天要是不给我丈夫看病,的济世堂就不用开了,我能够立马封了的济世堂。”诺丹尼威胁道。

张小天听后,不由笑了起来,说道:“呵呵,我还真不知道我小小的济世堂,今天是遭谁惹谁了,怎么有那么多人想要来封我医馆,我告诉,今天是第三波说这样的话的,可是我的济世堂还好好的。”

“张小天,别以为我在跟闹着玩,给我等着,我马上就让济世堂关门。”

诺丹尼说完这话,直接拿出一个手机来,拨通了一个号码:“周局,我是吴佳俊的太太诺丹尼……”

电话对方的周康听见是诺丹尼后,十分客气的道:“原来是吴太太啊,失敬失敬,不知道找我有什么事情?”

吴佳俊不仅在云天港都名气很大,就算在滨城,他的名气也一样大,谁都要给他的面子。

诺丹尼见此,还不忘瞥一眼张小天,眼中满是冷笑,旋即一脸得意的说道。

“周局,是这样的,我发现们滨城有一家医馆很有问题,让他们出诊,他们居然不出,我希望能够让人把这家医馆给封了。”

周康开口说道:“既然吴太太认为这家医馆很有问题,那我们自然会认真调查一番,如果真有问题,该封医馆的,我们绝不含糊,对了,吴太太,不知道说的是哪家医馆?”

“济世堂!”

在她看来,只要她一句话,药监局局长这个面子,还是要给他,肯定会把济世堂给查封了,然后她会叫人伪造一些证据,让济世堂永无翻身之日。

可是电话之中的周康听到‘济世堂’三个字,脸色立马大变,直接站了起来。

“实在是抱歉,吴太太,凡是都要讲究针灸,不是说封什么医馆就封什么的,就算是我,也得按规矩办事,况且我也知道济世堂,这家医馆不仅有正规手续,里面医生的医术在滨城也是数一数二,其中有朱子安与医仙薛定坤,医术最好的还不是这两位,而是济世堂的老板张小天。”

“对不起,吴太太,我不能跟着胡闹,像这样的医馆,我还想着能够在滨城多几家,怎么可能去封掉呢,这完全是滨城百姓的福音啊,而且我们也准备把济世堂做出重点宣城对方,以促进滨城中医的发展,而张神医就是最好的代言人。”

“吴太太,的要求不切实际,原谅我恕难从命。”

“!”

诺丹尼听到这话,整个人都快要气炸了,自己已经说得够清楚明白,让周康封了济世堂,没想到却被对方直接拒绝了。

对方不仅没有说要封张小天济世堂的意思,还要把张小天最为楷模宣传,这不是在与她对着干吗?

诺丹尼听后,脸色冷了下来,冷声道:“周局,确定要这样做吗?”

周康笑了笑说道:“对不起吴太太,我找不到一个不这么做的理由。”

“非常好!”诺丹尼怒极反笑道,“我会把的事情,向州长反应的。”

周康听后,淡然说道:“吴太太,我只是做自己觉得应该做的事情,如果高兴,可以随意。”

“!”

诺丹尼差点气得把电话砸在地上,冷声说道:“难怪如此嚣张,原来是有周康给撑腰,不要觉得有周康在,就不得了了,我告诉,我们吴家不是能够招惹的,最终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进监狱享受去吧。”

说完这话,她再次波动了一个电话,这次拨打的是滨城警察总署李剑义的电话。

“李总署,我是吴佳俊的太太诺丹尼,刚才我被人殴打,还请过来处理一下。”

李剑义一愣,没想到诺丹尼会给他打电话,不过还是说道:“吴太太放心好了,我马上过来处理,不知道现在在何处?”

“济世堂,是张小天殴打了我。”

Tags: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三, 10月 13th, 2021 at 上午1:00 and is filed under 未分类.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