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 11th, 2021

【 .】,精彩免费!

听到这个声音,众人皆惊。

大家都在想着到底是谁愿意跟关婧诗相争。

结果一看,竟然是昨天捡漏的那个人。

“这小子疯了么,竟然敢跟关小姐相争?”

“不知道啊,看起来好像他们双方有点互不相让的意思。”

似乎谁都知道百战号角比较厉害,但是谁也不愿意跟关婧诗抢。

唯有李凌,大概也只有李凌会这么抢了。

关婧诗最担忧的事情终于发生。

她就知道自己不管做什么事情都会碰到李凌出来搅局。

不过这次与以往不同。

以前李凌倚靠的是自己强大的战斗力来解决所有问题,但这次是拍卖会,所以只有钱才能说明一切。

文艺长发女神风中秀发飞扬

或许李凌也有不少钱,但是跟靖世公爵关家比起来还是有些差距吧。

谁不知道关婧诗手底下有个白湖商行呢,那可是日进斗金的产业,在宏州的地位可比凌泽商号在元州的地位要高。

单纯比钱的话,关婧诗绝对不会输给李凌。

当然,这只是她自己的自信。

“两千万两!”关婧诗再次举手。

她这次出门着急,所以身上带的钱并不多,也就是四千万两银票罢了。

但她不相信李凌身上也有这么多钱!

如今的价格已经进入到白热化的阶段,关婧诗和李凌咬得非常死,大有不依不饶的气势。

所有人都在看着这场大富豪之间的争斗。

李凌没有说别的,而是直接把价钱全砸上去了。

“五千万两!”

为了哑哑,李凌甘愿散尽家财。

他把自己身上所有的钱都拿出来了,不够的还找邱舒达要了点。

“三哥啊三哥,可真是出手阔绰。”

听到这个价格,关婧诗直接木了。

她万万也没有想到李凌竟然出手如此之豪。

五千万两白银,竟然脸不红心不跳地就拿了出来!

根据关婧诗的估算,这岂不就是凌泽商号最近半年里能分给李凌的钱吗?

用这些钱去买百战号角,李凌该不会是疯了吧。

但李凌才不管那个呢,他只想着给哑哑弄到百战号角,至于其他的,他从来没想过。

关婧诗狠得牙痒痒,可她目前真的拿不出那么多钱。

关家很有钱,关婧诗也很有钱,可她出门也只拿了四千万两,还差着一千万两就是比不上去。

所以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百战号角到了李凌的手里。

这可真是……

“藏伯伯,可否借我……”

“关小姐,知道,老朽所有的钱都在等明日的重头戏,若是借给,老朽真的害怕明日拍不到那件东西啊……”

无语了,关婧诗彻底无语了。

她怎么想也想不到自己到底应该怎么办。

“!为何又是!”关婧诗的情绪有些狂躁,她跑到李凌面前质问:“为何偏偏又是!”

李凌扭头看了关婧诗一眼。

“怎么了?”

“为何每次都要跟我抢!为何!”

“关小姐,我只是在买我想要的东西而已,至于跟抢……我根本就没有把当回事。”

是啊,李凌压根就没有把关婧诗当回事过。

在李凌眼里,关婧诗只不过就是与自己发生过矛盾的人而已,好像家里挺富贵。

仅此而已。

至于其他的,李凌真的没在意过。

能把堂堂的公爵之女如此不放在心上,恐怕也只有李凌才能做到了吧。

无视,彻底的无视。

即便关婧诗气得怒火中烧也没有用,在聚宝大会上,一切看钱说话。

面对如此状况,关婧诗已经无计可施,可没一会她的手下便通报:“婷琳郡主来了,东家您可以向婷琳郡主借些钱。”

“啊?郡主终于来了!”

关婧诗喜极而泣,她可是盼了好久,终于把这个大救星给盼来了。

之前关婧诗就害怕自己在元州又挨欺负了,所以早就联系婷琳郡主过来帮帮自己的忙。

不管是借钱还是镇场,关婧诗相信只要婷琳郡主在,那么自己就绝对不会有事情。

此刻婷琳郡主真的来了,她也终于有了底气。

关婧诗一脸期待,看着婷琳郡主在众人的簇拥之中走上了二楼雅席。

下面的人们都在不禁咂舌。

“婷琳郡主啊,元州王的女儿!”

“听说前阵子她差点嫁给了古桐太守崔安民的儿子。”

“那婚事已经被搅黄了,听说是信王搅黄的。”

“可不管怎样,婷琳郡主都是高高在上,想必想要嫁得的夫君一定很厉害吧。”

“可别提了,是不知道这位郡主,从来都是用鼻孔看人,眼高于顶这词简直就是为她打造的。”

“是啊,谁娶了她才是娶了个祖宗呢,光好看有什么用,大男人若是被她整日摆布,想死的心都有。”

就在大家说着的时候,关婧诗和安婷琳已经见面了。

关婧诗向她鞠躬:“郡主,您可算来了。”

“婧诗不必向我行礼,我就是来看看这里到底有谁敢欺负。”

“有您在,我就放心多了。”关婧诗说:“还是先劳烦郡主借我一些钱,我这就让家里往过送钱,明日便能还上,绝对不能让那小子得逞!”

“好啊,要多少尽管开口便是……”

突然间,安婷琳看到了一个人。

在她看到这个人的身影之后她脑海里似乎在闪烁着主人两个字。

紧接着,安婷琳不自觉地从侍女手中抢过毛巾,然后低着头用小碎步凑到李凌面前为其擦额。

擦完之后,安婷琳又很是听话地跪在地上。

“主人,就让婷琳来服侍您吧。”

轰隆——

一瞬间,关婧诗天旋地转!

她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看错了事情。

这怎么可能?

这怎么可能呢?

安婷琳!

元州王安在杭的女儿!

开过大将军安斩苍的后代!

世出名门!

炎明王朝为数不多的异姓王族!

竟然……

竟然……

竟然以奴仆的身份在伺候李凌!

而且那李凌竟然还接受得心安理得!

关婧诗不是没见过安婷琳是如何教训别人的,她甚至亲眼见过安婷琳一句话便让人把一个脉境宗师打死。

怎么到了李凌这就有如此反差呢。

关婧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发生。

“好,不错,有赏。”李凌很随意地说道。安婷琳继续跪着:“谢主人夸奖,小奴不胜惶恐。”

Tags: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一, 10月 11th, 2021 at 下午7:10 and is filed under 未分类.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