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 11th, 2021

苏家的那个苏!

偌大一个银月帝国,敢这般底气十足,自报家门为“苏”的,除了那个苏家,还能有谁?

帝国,炼药世家,苏家!

“苏家!”

秦安,还有那些围过来的赵家仆从,都悬崖勒马般,一一顿住。

无人胆敢轻举妄动。

苏家,乃帝国排名前三的大家族,家族底蕴比蔺家都高出一截。

银月帝国的诸多家族,军队,零零散散的修行者,都是向苏家购买丹药,连帝国皇族也不例外。

苏家自身,除了栽培供奉着炼药师外,同样有强大的修行者坐镇。

如此强盛家族,可不是暗月城目前三大家族,能够比拟的。

秦安很清楚,他侍奉的主人——赵家,应该是不愿意招惹苏家族人的。

还有一点。

草莓少女日系粉色可爱写真图

苏家,可是他们虞家的上家!

虞家种植的灵药、灵草,都是向苏家供应,苏家如果不大量购置,虞家的灵药、灵草,就很难变现,化作一枚枚灵石。

毕竟,虞家只是药材的供应者,而没有自己的炼药师。

没有炼药师,去将那些灵药、灵草,炼制为一枚枚丹药出售,那些药草的价值,可就大大缩水了。

可以说,苏家直接拿捏着虞家的命脉!

有这么一层关系,苏家的这位丫头,要虞渊割爱,将那把白纸扇让出,他还能怎样?

一念至此,秦安悄悄向那些仆从示意,要他们别乱来。

其实,也不消他说,听闻苏家两个字的赵家仆从,都迅速地冷静了下来,不再剑拔弩张,不再对一老一小虎视眈眈。

“可以让给我么?”

苏妍又一次开口,自然且随意地,望着虞渊。

她很有礼貌,似乎并不是咄咄逼人,而是在打商量。

那位老妪,则是眼神玩味,一副看笑话的态度。

什么虞少爷,在自家小姐面前,在报出苏家名号后,还不是吓傻了?

“好漂亮的丫头。”

半响后,虞渊才回过神来,啧啧称奇地说:“你很不错,竟然慧眼如炬,瞧出那把白纸扇的玄妙。奇怪,以你的小小年纪,应该没太多经历,怎么能感悟出,附在那四个字上的意味?”

——他提都没提苏家。

仿佛压根不知道,眼前这位,乃虞家小姐!

苏妍眼眸,澄清如深谷湖泊,她也有些讶然,“你,也感应出了?”

说我小小年纪,你很大吗?

她在心中哼了一声,又一次说道:“这把白纸扇,还请割爱给我。我叔叔,应该去你们虞家拜访了,回头我会为你们虞家,说几句好话的。”

本以为,这位暗月城的纨绔,只是因为看上自己的美貌,故意找茬的。

没料到,这位虞家少爷居然不是草包,还真的瞧出白纸扇的不凡。

这让她,不由高看了虞渊一眼,对虞家的印象,都稍有改观。

“白纸扇,我不让。”虞渊突然微笑着说道。

“你说什么?”苏妍睁大眼。

刚刚滋生的一点好印象,荡然无存!

那位老妪,不由冷哼一声,厉声说:“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我家小姐,已经够给你面子了,别蹬鼻子上脸了!”

“我说,这把白纸扇,我不让。”虞渊再次重复一句。

秦安和赵家的那些仆从,都脸色怪异,都觉得虞渊恐怕是疯了,居然为了一把白纸扇,去招惹苏家族人。

你可是虞家少爷,你即便是要胡来,也应该有个度吧?

一把扇子而已,何苦为家族招惹麻烦?

他们都想不通,也看不懂。

老妪一声嘶啸,无数灵能风暴,就要从她袖口飞出。

“好了。”苏妍黛眉好看地,皱了皱,阻止了老妪的乱来,旋即向虞渊点了点头,说:“不让就不让,扇子我丢下了。”

那把白纸扇,被她随手扔在地上,掉头就走。

老妪狠狠地,盯着虞渊看了两眼,阴恻恻地说:“小子,你会为今天的举动后悔的!”

“哦。”虞渊不冷不热地道。

生恐小姐有什么意外,那位老妪丢下这番话,赶紧追出去跟上。

主仆两人,就在空旷的街道,渐行渐远。

“虞少爷,为何?”

好半响,掌柜的秦安才捡起那把,被苏妍随手扔掉的白纸扇,递给虞渊,疑惑地问:“一把断裂的扇子而已,何苦和苏家过不去?我看那丫头,在苏家地位恐怕不低,兴许真能说得上话呢。”

“苏家……”

虞渊扯了扯嘴角,道:“虞家在暗月城,被黄家打压多年,苏家可曾说过话?苏家所做的,只是压低药草的价格,趁火打劫罢了。什么上家和下家的,自己不够强的话,根本没有人重视你。”

此言一出,秦安一脸若有所思。

他在暗月城主事多年,也听说过很多,知晓一些内幕。

虞家老爷子,被打断两腿,被黄家欺凌时,苏家确实没有说过什么。

苏家,还真的在虞家每况愈下时,将收购灵药、灵草的价格,压低了一些。

可是……

虞家,只能供应药草给苏家啊。

除了苏家,银月帝国没有第二个,能大量购置药草的家族了。

别的帝国,更加不现实了。

“扇子,我就不客气了。”

接过白纸扇,虞渊没有多做解释,也没有再看灵宝斋别的物件,打声招呼,便走了出去。

空荡荡的街道,他一手握住白纸扇,感受着其中浓郁的,仿佛化不掉的悲伤。

他的心境,也受其影响。

不由自主地,他沉浸在过往,想起上一世的一幕幕,想起当年的那些遗憾事。

“有点像……”

先前,在那苏妍转身,说出苏家大名时,他有很长一段时间的失神。

并不是被苏家的大名镇住,而是他面前的苏妍,很像他前世的一位故人。

离去的苏妍,模样和神韵,和那位有太多相像之处,所以才令他精神恍惚,半响方回过神来。

他的那一生,比起境界高深的修行者,确实很短暂。

可比起凡人,其实还是要长很多的。

他也有过几段感情经历,也曾留有很多遗憾,其中有一段遗憾,令他抱憾终身,至今难以释怀。

那段感情,初始时,他觉得会很短,沉沦后,觉得会很长很长。

可最终,还是仓促地结束了,令他留有太多太多的遗憾。

前世的他,苦苦寻求修行之路,想要去拥有更多的寿龄,也是希望能再续前缘,希望能够和那位重聚,能相伴久一点。

只可惜,他的寿龄已到尽头,而对方,却有着近乎无尽的寿命。

没错,那位乃卓越的大修行者!只要不死,万载寿龄轻而易举!

他选择了放弃,不敢去见,无力去面对。

因为终究要天人永隔。

但他,还是心存一丝奢望,于是,在生命的末期,他苦苦地寻求转世再生之路。

为此,他不惜精研毒丹,背负恶名骂名,甚至令宗门蒙羞。

只求再生,只求来世再见。

他最终成功了!

时隔三百年,他再次降临这片天地!

并且,终成功踏上了修行之路!

这一世,他也拥有了无尽可能,有希望如她般,有无尽的寿龄!

“以你的天赋和资质,三百年只是弹指一挥,姓纪的,我知道你肯定还活着!”

虞渊仰望着,天源大陆的方位,心中溢满无穷悲伤,只欲迅速破境,抵达破玄,凝炼出阴神阳神,以大自在而去。

“啊!”

突然间,他手心火辣辣的痛疼,并下意识地丢掉那把白纸扇。

万千思绪,瞬间被打散。

看着掌心,钢针穿透般的血洞,望了望那把染血的白纸扇,他岂会不知怎么回事?

“苏家的臭丫头,望着温柔恬静,没料到下手竟如此狠毒!”

……

Tags: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一, 10月 11th, 2021 at 下午7:09 and is filed under 未分类.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