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 11th, 2021

“萧长风?”

望着那安然无恙的身影。

所有人都是瞠目结舌。

谁也没想到,被沙斑蜥蜴吞入腹中的萧长风不仅没死。

竟然反杀了沙斑蜥蜴。

这……这简直是不可思议!

然而此时那头沙斑蜥蜴,却是倒翻肚皮的躺在深坑中。

他那白色的肚皮早已被剖开。

暗红色的鲜血中夹杂着诸多内脏。

就这样暴露在外。

而沙斑蜥蜴的气息,则是在迅速流逝。

不过眨眼之间,便是彻底晦暗。

长发文静少女森系唯美写真

沙斑蜥蜴,就此死亡。

而萧长风虽然身上沾染了不少污秽。

但却毫发无伤。

他微微张口。

顿时虚空飞剑重新落下,被他收入丹田之中。

沙斑蜥蜴虽然以伪装和逃跑著称。

但这种浅薄的伪装术能够骗过其他人。

却又怎么能避开萧长风的神识探查。

早在沙斑蜥蜴靠近之时。

萧长风便是发现了。

不过他并未暴露,反而将计就计。

原本沙斑蜥蜴是打算将他咬死的。

只不过萧长风避过了那锋利的牙齿,反而直接钻入其腹中。

面对一头帝武境九重的沙斑蜥蜴。

萧长风正面一战绝不是对手。

但体内却是任何生灵的死穴。

萧长风钻入沙斑蜥蜴的体内。

以虚空飞剑直接开膛破肚。

沙斑蜥蜴的肉身虽强。

但又怎么敌得过虚空飞剑。

最终只有死路一条!

“清洗术!”

法力运转,施展了一个水属性的小法术。

顿时萧长风的身上有细若的水流运转。

很快便是将所有污秽洗去。

玉绣金边袍,翩翩美少年!

“哈哈,丹王,你果然还活着!”

李金德一吐胸中闷气,大笑而起。

他赌赢了。

萧长风真的没死。

如此一来,今日这场危机。

必然有惊无险。

而经过此战,萧长风对于自己和灵封宗的好感必然增加。

“主人!”

九头蛇同样兴奋无比。

而疯魔老祖和寒枪老祖,则是脸色难看无比。

如丧考妣!

“功亏一篑,疯魔,不要再留手了,想要杀他,就要必须拿出压箱底的底牌了!”

沙斑蜥蜴的死亡,让寒枪老祖的计划失败了。

为今之计。

只有不惜一切代价出手,才有可能斩杀萧长风。

“不疯魔不成活!”

疯魔老祖心中明白,此刻悲愤怒吼。

顿时他体内渗出更多的鲜血。

将他整个人都浸没成血色。

就连那一头白发,也瞬间变成猩红之色。

“画地为牢符阵,起!”

萧长风站在沙土之中,无视了黑烟和流沙。

顿时那八张跌落在地的符篆再次飞起。

出现在疯魔老祖四周,使得他的动作再次迟缓起来。

“血滴子!”

不过疯魔老祖这次则是毫不犹豫的取出了自己的底牌。

只见他的手中有一个血色的水滴吊坠。

吊坠如同真正的液体。

疯魔老祖没有犹豫,直接一口吞下。

顿时他的气息疯狂暴涨。

竟然扛住了画地为牢符阵。

使得原本的十倍迟缓,只剩下三倍了。

“杀!”

十根指甲,锋利如刀。

带着浓重的血腥味,放弃九头蛇,直奔萧长风杀来。

而在另一边。

寒枪老祖也是取出了自己的底牌。

那根枯木拐杖,竟然表皮脱落。

随后露出其内一根笔直如竹,坚硬如铁的长枪。

长枪光泽熠熠,竟然是一件顶级的半圣器。

“此枪蕴养百年,老身准备用以冲击圣人境的,如今为你提前开启,你该自傲了。”

寒枪老祖手握长枪,浑身的气质陡然一边。

从原本丑陋矮小的老妪,变成了战天斗地的绝代枪神!

“不好!”

感受到寒枪老祖身上迅速迸发的凌厉气息,李金德脸色大变。

他陡然咬牙,随后从储物戒内取出一支金色封香。

这支金色封香仅次于之前赠送给萧长风的鎏金封香。

李金德点燃封香,顿时烟絮袅袅。

被他掌握在手中。

“万法皆封!”

李金德浑身灵气暴涌,衣袍激荡而起。

这支金色封香燃烧的速度极快。

眨眼便是完燃尽。

顿时一大团泛着金辉的烟絮在他双手之中蠕动。

这些烟絮与他体内激射而出的银线交织在一起。

化作了一个巴掌大小的封字。

李金德脸色苍白,咬牙痛苦。

显然施展这一武技,对他而言负荷极大。

不过他没有去管自己。

而是猛然双手一推。

顿时这个巴掌大小的封字,便是飞向寒枪老祖。

寒枪老祖手握长枪,目光犀利无比。

她想要刺破这个封字。

然而这封字却是仿佛虚幻一般,直接穿过长枪。

最后落在寒枪老祖的脸上。

顿时寒枪老祖身体僵硬,如同雕塑,无法动弹。

万法解封,这是天阶武技。

哪怕以李金德的实力,也只能勉强施展。

此时封印住了寒枪老祖。

使得寒枪老祖无法出手。

但这对于李金德的消耗也是极大。

况且寒枪老祖实力不俗,此时也在极力的挣扎。

恐怕这个封字,并不能封印住多久。

“丹王,现在就靠你了!”

李金德满嘴苦涩。

他只能拦住寒枪老祖片刻。

真正打破僵局的关键。

还在萧长风那边。

轰隆隆!

此时九头蛇在疯狂的攻击。

污水、毒气、阴雷、鬼火。

部打在疯魔老祖的身上。

然而疯魔老祖此刻却是直接无视了九头蛇。

他的眼中,只有萧长风。

他以硬抗九头蛇的攻击为代价。

已经逼近了萧长风身前五十米。

这个距离,已经足够他施展必杀一击了。

“修罗奥义之:斩八刀!”

疯魔老祖此刻拼尽力,施展出了最强的手段。

这一修罗奥义,之前百花杀也曾施展过。

不过此时疯魔老祖施展出来,比百花杀强的何止十倍。

顿时刀光剑影,如暴雨倾盆,向着萧长风而去。

这八道杀招。

只要有一招命中,以萧长风的实力,都必死无疑。

古武战台上,萧长风是以伤换伤,才赢了百花杀。

不过此时,他却是不需要。

“你以为我的符阵,只有这点威力吗?”

萧长风抬起右手,虚空一点。

嗡!

顿时八张符篆上的光芒更强,如同一轮轮小太阳。

四道金光浮现,纵横交错。

竟然形成了一个“口”字。

而疯魔老祖,便是被“口”字困在其中。

这一刻,不再是十倍迟缓。

而是完禁锢。

画地为牢,无法逃脱!

“斩!”

萧长风张口一吐,虚空飞剑再次出现。

一剑横空,剑斩大能!

Tags: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一, 10月 11th, 2021 at 下午7:08 and is filed under 未分类.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