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 11th, 2021

【 .】,精彩免费!

杨飞受伤了,而且是遭到了鬼子的特种兵的攻击,这一件事儿对于沈万喜和胡大海来说,很有一点受不了,在他们看来,杨飞大难不死,那是庆幸的,但是对于鬼子的特种兵,他们还是很陌生的,李继光给他们打过电话,让他们向杨飞学习一些经验,这可是一件大事儿。

所以,沈万喜和胡大海两个人便相约来到了杨飞团部所在地。

胳膊受伤,杨飞已经经过取子弹,消炎过了,相信不多久就会好起来,看到杨飞受伤,沈万喜那是高兴坏了!“哈哈哈,老杨,没想到小子受伤了,我来看看!”说完,沈万喜突然笑道,“老杨,说小子连特种兵都打不死,是不是铁做的?”

杨飞骂道,“滚蛋!”

“别这么伤心,我们这次过来,是想问问鬼子特种兵的事儿!”沈万喜说道。

“是啊,老杨,旅长可说了,小子是有对特种兵攻击的经验的,我们来学习学习!”胡大海也说道。

“想学习呀?”杨飞问道,他从床上下来,打着石膏的胳膊绑在**,“来,我告诉!”

两个人把脑袋凑过去,杨飞笑着喊道,“看见外头了没?出门儿左拐!”

“哦?”胡大海问道,“出门儿左拐?什么意思?”

“这都不懂?”杨飞问完,直接喊道,“滚蛋!”

两个人大惊,“好个杨飞,这么对待我们这些客人的!”沈万喜说道,“这作战的经验,我们肯定是要学习的!不然,我们把旅长叫来,看说不说!”

泳池边水库水美女长发飘飘图片

杨飞冷哼一声,“什么玩意儿,来学习老子的经验,这空手来,一点诚意都没有!起码,拿上二两小酒,一碟花生米!是不是?且不说酒了,就说来说几句好听的,我老杨也心领了,可是这家伙没有好听话,还想让我告诉经验,两个字儿送给!“

“啊?”胡大海问道,“什么字儿?”

“做梦!”杨飞说完,直接又躺在了床上,“老杨我现在没有力气和好好说话,现在赶紧滚蛋,要不就去带二两小酒过来,赶紧滚!”

杨飞的话,让沈万喜和胡大海有些失落。

不过,什么是厚脸皮?

沈万喜完美诠释了,“哎呦呦,我说老杨,小子年纪也不小了,怎么和娘们儿学上了这是什么情况?”

“滚蛋,别和我说话!”杨飞把身子扭到了另一边。

“得得得,酒没有,现在还有伤病,不过来的时候,老子倒是带了一斤猪头肉!”沈万喜说道。

杨飞一打滚儿立马起身,“狗东西,有猪头肉不早说!把猪头肉拿过来!”

沈万喜和胡大海两个人笑着,沈万喜过去,轻轻的拍了一下杨飞的脑袋,“猪头肉!吃吧!”:

“妹!”杨飞喊了一句,沈万喜让人把猪头肉拿了进来!

“就放在桌子上把,先出去!”沈万喜说完。

杨飞从床上下来,坐在桌子前头的椅子上,“好东西啊,好东西,这东西放沈万喜那儿,简直就是浪费!”说完,杨飞一只手把那牛皮纸弄开,闻着猪头肉的香味,杨飞就迫不及待的吃了起来!“

“这东西吃上了,这经验,是不是得给我们?”杨飞问道。

“当然给,当然给!”

杨飞边吃边说。

这时候,赵刚进来了,“沈团长,胡团长!们好!”

“嘿嘿,就是新来的政委吧?好!”两个人和赵刚握了握手。

“老赵啊,是这样,这沈团长和胡团长两个人想要学习打特种兵的经验,和他们说一说吧!”杨飞说道。

沈万喜一听这话,立马问道,“什么意思?”

“哎呦,忘记和说了,我们赵政委啊,那可是亲眼见过特种兵的,而且还打死了,说,他的经验不比我丰富?”杨飞刚刚说完这句话!

沈万喜就立马跑了过去,从杨飞的嘴里头把肉块抠出来,“狗东西,我以为有什么经验,把肉吐出来,给赵政委吃!”

这倒让赵刚满脸黑线,“哈哈,肉我就不吃了,但是,我可以和简单说说特种兵的事儿!”

沈万喜一听这话,笑着说道,“还就是您了,赵政委,咱们走吧!”

说完,沈万喜在杨飞的衣服上把刚才的油渍擦了擦,就追着赵刚出去了。

杨飞笑着,继续吃着刚才沈万喜抠出来的肉,“狗东西,这肉怎么做的,这么香!”

……

赵刚又把特种兵的事儿和沈万喜胡大海说了说,他们两个人对于这种新鲜的东西比较好奇,在本子上记了记,写了写。

“赵政委,不知道们对于这鬼子的特种兵,是采取了什么措施?”沈万喜一本正经的问道。

“沈团长,是这样的,我们团之所以

能够消灭鬼子一小部的特种兵,是在我们团长杨飞的领导下,取得的这样的胜利!”赵刚说道,“我们采取了陷阱,地雷,包围等战术!”

“陷阱?地雷?”胡大海奇怪的问道,“要是这么简单的话,那岂不是谁都能够杀了鬼子的特种兵?”

“胡团长,这个得因地制宜,我们团长他充分分析了鬼子的进攻路线还有撤退路线,在此基础上对鬼子的特种兵展开了围杀!”

赵刚对于杨飞的功劳是给与了充分的肯定,所以,他也不容的别人产生质疑。

“要是这么说的话,杨飞确实是杀了鬼子的特种兵,我们也得学习学习!”沈万喜说道,“还有什么方法吗?”

“当然!”沈万喜说道,“我们团估计和们团不一样,我们团这几天才组建了警卫连,然后我们从警卫连中充分的选拔了一部分各项技能都比较厉害的人员当我们的特种兵!”

说完,赵刚就说道,“当然,这也是我们充分杀了鬼子,把鬼子的特种兵的作战服拿过来用的,至于怎么训练,我们也在摸索!”

“什么?”沈万喜看了一眼胡大海。鬼子的作战服?

“是啊,我们刚把鬼子的作战服拿下来,我们的特种兵用上了!”赵刚说道。

“嘿嘿嘿!”沈万喜笑着看着赵刚,“赵政委,我有个不情之情!“

“哦?沈团长,您说!”赵刚是比较单纯的。

“们有多少套作战服?”沈万喜问道。

“有……”赵刚刚刚要说,杨飞就进来了,“狗东西,小子心里头想什么,以为老子不知道?”杨飞进来,就坐下,“赵政委啊,知道这沈狗子心里头想什么呢?”

“啊?”赵刚摇着头。

“他是想着,给他拿回去几套作战服!”杨飞笑笑,“是不是省投资?”

“嘿嘿嘿!”沈万喜笑着,“老杨啊,都是自己人,我还是兄弟,刚刚还吃了我的猪头肉!怎么,拿两套作战服,这不为过吧?”

“少来!”杨飞说道,“那猪头肉,是小子学习我们经验应该给的!别以为我不知道怎么想的,就是想着要来这里拿走我的作战服,告诉,不可能哈!有这种想法趁早给我消掉!”

“哈哈,看老杨!”沈万喜摇着头,“好,我不要的衣服!“

沈万喜站起来,“事实上,我和老胡两个人啊,是想借一套,然后给我们的战士开开眼,这可是您杨团长亲自杀的一个鬼子的特种兵,这衣服就是战利品!”

胡大海也赶紧说道,“是啊是啊!”然后他继续说道,“杨飞啊,这事儿我觉得是一个好事儿,在全团展开一个展览,让大家也知道知道,提高一下警惕,也是一件好事儿!”

杨飞刚要说话,赵刚说道,“也是,这确实是一个好事儿!”

“赵政委,这黄鼠狼给鸡拜年,这可没有安什么好心,最后,这作战服能不能收回来还是两说呢!”

杨飞说道。

“老杨,这就是小心眼了,说,我能怎么?拿一套作战服,我也成立不了这个特种兵部队,只是参观吗!”沈万喜说道。

杨飞呵呵一笑,“狗东西!”

“老杨,给不给吧?要是不给,我们就和旅长说一说,然后旅长和要,到时候,能不给?”沈万喜把李继光搬出来,可是,杨飞也不吃这套。

“我是觉得,这经验们学习完了,可以滚了,走走走!”杨飞说完,就拉着沈万喜站起来,然后推出去!

胡大海笑着,“老杨,这可以不给沈万喜,是不是得给我一套!这展览这事儿啊,可是重要的很呢!”

“滚蛋!猪头肉都没有吃的,还有理了,滚蛋!”杨飞喊道!

两个人无奈的笑笑,怎么也斗不过这个老狐狸!

“行,我们走!可是,这看看,总得看看吧?我们都来了,回去怎么和战士们交代?”沈万喜说道。

“团长,就给他们看看吧!”赵刚说道。

“看看?”杨飞看着赵刚,“行吧,那就给他们看看!”

说完,沈万喜和胡大海两个人就又做了进来。

赵刚出去,没一会儿拿了一套作战服进来,沈万喜拿着作战服,“这料子是什么料子呀?这么硬?”

“是啊,这么硬?”胡大海也摸了摸!

“们几个土鳖,咱们可能知道这是什么料子?”杨飞冷哼一声。

沈万喜把作战服给了胡大海,然后给他使了一个眼色,胡大海立马明白了,赶紧站起来,杨飞一看,也站了起来,沈万喜赶紧抱着杨飞,“坐下坐下,干嘛呢?”

“老胡,想干什么?”杨飞问道。

胡大海一看杨飞,“这作战服是不错!可惜,老子要跑了!”说着,胡大海抱着作战服就跑了出去!

杨飞要去追

,沈万喜就抱着杨飞,“老杨,别激动别激动,老胡还能真的把的作战服拿走不成?”

“滚蛋,滚蛋!”杨飞挣扎着,沈万喜喊道,“老胡,小子到哪儿了,这头牛,老子实在是拉不动呀!”

“滚蛋!”杨飞知道自己上了当,跑到了门口的时候,胡大海已经骑了马跑远了。

沈万喜哈哈笑着,“老杨对不起了!老子也要走了!”说着,沈万喜就跑着出了门儿,然后骑上马就跑了!

赵刚看的一脸懵逼,“这……什么情况?”

杨飞皱起眉头,“什么情况?作战服没了!”

“啊?”赵刚说道,“确定他们是八路军的指战员?这不明明是土匪嘛!”

“土匪?呵呵,不是土匪还是什么?穷怕了,就惦记这别人的好东西呢!”杨飞说道。

“团长,那……”

“算了,一套作战服,给了他们就算了!这一天天的,真是见了这两个家伙就晦气!”杨飞说完出了门儿。

赵刚还是有些不太相信,“这……是不是有些……太出人意料了?”

在他的印象中,这都是团长了,不是更应该沉着稳重一点吗?为什么沈万喜胡大海两个人的表现是这样的?别说这个,就连杨飞自己,也是土匪的作风!他真的就不相信,怎么可能会是这样的?

他不明就对了,谁能够变现的让他明白。这不就看透了一个人?

赵刚无奈的摇摇头,“看来,还是要多多接触才行呀!”

尽管如此,赵刚还是有些受不了,在他们团,感觉出来刘章,赵启发等人,瘦猴、刘集大光等人看着也像是土匪作风!

这不行!要改变!

想着,赵刚就决定,在全团要进行一次投票的表决!

起码是要让战士们对自己的营长或者连长进行一次评选!

评优活动,也必须要最快的展开!

想到这儿,赵刚就立马在团里的机关和各个党员进行评优活动的讨论。

最终的结果毫无疑问,大家也觉得应该有这样的一次活动,起码让各位指战员清醒的认识到自己的不足,也认识到这次活动的重要性。

他想想,还是要和杨飞他们说一声,党代表的群众,代表着光大的战士,必须要和杨飞说清楚这一点!

说着,他就找到了杨飞,杨飞此时正在看地图!

看到赵刚,杨飞问道,“赵政委,来了?”

赵刚开门见山的说道,“团长,刚才我们党务机关的几位同志开了一次小会,是关于对咱们指战员的一次评优活动?“

“评优活动?什么评优活动?”

杨飞问道。

“就是让咱们的战士们对自己的领导进行一次投票表决,是不是很合格!”赵刚说道。

“这……”杨飞惊讶的看着赵刚,“这就是们想的主意?这样好吗?”

“好啊!”说着,赵刚就分析了这次活动的利弊,利大于弊,这就是一件好事儿!

可是杨飞并不认同!

“我不同意!指战员不是让自己的战士评论的,是让敌人评论的!”杨飞继续看起来地图!

“团长,这是党内的一次重要的活动!我觉得非常有必要,今天下午,我要召开一次会议,就是关于这次活动的!”赵刚说道。

“行!我倒要看看,同志们是不是欢迎!”杨飞说道。

下午三点,排长以上的干部全部参加了这次会议。

在安西村的一处小弄堂,赵刚开门见山的说了这次会议的主要议题!

指战员们纷纷讨论起来。

“政委,这是没有必要的,这领兵打仗,靠的是人民群众的智慧!不是什么评优不评优的!”

“是啊政委,这样一来,指战员丝毫没有地位可言了!”

“政委,这是还得等一等在弄,我们现在刚刚有了新的同志进来,这可不好呀!”

尽管大家这样说,可是,赵刚摇着头,“不,这很有必要!”

杨飞不说话,坐在那儿看着大家!

刘集这时候说道,“政委,我是想知道,评优了,和不评优,有什么区别?难道,没有评优,我这个营长要撤了?”

“刘营长,这个不会撤职,但是,可以鞭策做的更好,这是一件大事儿,是让同志们认可咱们八路军,当然,更认可咱们指战员!”赵刚说道,。

“这个没有必要,要是战士们不认可咱们八路军,就不会参军!”刘集说道。

瘦猴也云里雾里不明白,“政委,这个真的没有必要,我们指战员在战时要保证最大能量的取得胜利,在休战时,要勤练兵,这样才能够保证战士们活着回来!”

赵刚说道,“瘦猴营长

,我明白的意思,这也是指战员应该做到的,不是吗?我觉得,这事儿咱们没有必要怎么深入的讨论,评优活动,是党内的一次重要的评选,优秀的指战员记录在们的档案中,为以后提拔做出重要的依据!“

赵刚有些刚愎自用,但是,毫无疑问,他是为了整个团的良性发展考虑的。

八路军,不是土匪!

更不能够用土匪的作风来作战指挥!

指战员应该有一套科学的作战经验!

这是赵刚要考虑的事儿!

赵刚的言论,一下子在会议中炸开了锅,那个指战员在练兵时候没有打过士兵?要是让士兵来评优,他们怎么可能评选的上?

又有哪个指战员没有骂过人,杨飞都骂人,更何况他手下带的兵?

大光看着杨飞,“团长,说句话呀!”

“我说什么?”杨飞问道,“政委说的,们自己记住,这带兵打仗的,多注意战士们的安全,这就对了!我杨飞没有什么好说的!政委既然已经决定了,那就让政委来做这事儿!”

杨飞说道。

大家相互看着,怎么也不明白,从来在团里或者以前的营里面,根本就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儿,什么评优,什么评选的!

大家看着赵刚,“这次评优的具体文件,我会下达给各位,会发放在各位的手上!那么,这次会议就结束了,大家散会吧!”

散会之后,刘集瘦猴他们立马围住了杨飞,“团长,这评优到底要干嘛?我可是没有少打骂战士,这到时候,我没有一个优,这可就丢人了!”

“是啊团长,我们练兵,不狠一点,战士们在战场上就要丢了性命!”瘦猴也赶紧说道。

“我知道啊,但是没有办法,人家政委自己做的决定,不管是他们,们还要给老子评优呢!”

杨飞说道。

“团长,我们肯定给评优,不过,我们怎么办?”大光也赶紧问道。

“这个,们自己回去想办法,但是,为了咱们团的荣誉,们别想着怎么贿赂自己的士兵,八路军也不搞这一套!”杨飞说道。

大家悻悻而归,这不是一件好事儿。

大家可以接受表扬,但是批评,而是让战士们对自己批评,这……怎么想,都怎么不舒服!

很快的,赵刚的一份文件就下发了。

上到政委,下刀教导员,指导员,作为党的基层干部,他们要充分的让战士们进来!

而且,这次的评优活动,是匿名的方式,意味着,大家可以畅所欲言,但是,他们的领导是绝对看不见的!

赵刚很有信心,这次的评优活动,能够让各位指战员充分的认识到自己的不足,这就是这次活动的目的!

反正,杨飞是对这次活动没有什么信心,什么是优秀的,对于这两个字,杨飞有着自己的见解!

可以说,谁都是优秀的,只是有些人的优秀不在于打仗,优秀表现在方方面面。

尽管这次活动,杨飞不看好,但是,从班里,到团里,都如火如荼的举行,指战员们不高兴,可是士兵们却非常的看重,这充分说明了,战士们是有话说的!

只要有话说,他们就有提高的空间!

从班长开始,战士们就投票,分优良差三等,要是谁得到的差评最多,赵刚可是要约谈的。

这可是要命的!

刘集瘦猴他们围在一起,像是已经锁定了差评的几个人,抽着烟,看着前面,“这次,我是真的完了!”

“老刘,我也完了,这次在全团,我要丢大人了!”瘦猴也非常的无奈。

“行了行了,政委不是说了吗,就是再差,也不会撤了们的营长!”大光说道。

Tags: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一, 10月 11th, 2021 at 上午9:41 and is filed under 未分类.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